實習生 鄭文韜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5年01月09日05版)
  高中時的一節美術課上,老師讓每位同學畫自己的手,同學們看到張明月的作品後都說“這是男人的手吧”。的確,和其他女生纖細的手比起來,張明月的手“很糙很硬”,她有時候甚至會為此感到自卑,不過當時老師誇她畫得很好,很有力量,她也覺得“畫得挺純粹的”。
  其他同學或許不知道,張明月雙手的粗糙是生活的磨煉所留下的印記。現在,她已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學設計學專業的研究生,仍在用手中的畫筆描繪無限可能的未來。
  出生於河北承德農村的張明月,在5歲那年,一次意外奪走了媽媽的生命,爸爸因此受到強烈精神刺激變得有些恍惚,小小年紀的她便挑起了與自己年齡並不匹配的重擔:照顧爸爸,料理家務。
  在她的回憶中童年並不溫暖,“一到了傍晚就很沒有安全感,現在也擺脫不了這種感覺。”
  小學時,每天放學後張明月飛快跑回家把飯做好。她還會針線活,“夏天的時候就把爸爸冬天穿的棉襖都縫好。”
  初中時每周只放半天假,中午一放學,張明月就蹬半個小時的自行車趕回家陪爸爸,收拾家務,做好晚飯後再趕回學校上晚自習。她笑言那條路如今感覺變長了許多,“現在一個多小時我都騎不回去了”。
  家務事兒沒讓爸爸操心,更讓爸爸驕傲的是張明月的學習成績。從初中到高中,她都是班上的第一名。初中開家長會的時候,班主任都會把獎狀直接發到爸爸手裡,那是父女倆最開心的時刻。記憶力不太好的爸爸總是想不起過去的許多事,但至今依然記得女兒好幾位老師的名字。
  高中期間因為品學兼優,學校免除了她的雜費,還給予一定的生活補貼,她可以不再花家裡的錢了。從小就體貼懂事的張明月經常寬慰爸爸,“不用擔心,我一定能上大學,以後路廣著呢,不會給家裡添負擔的。”
  張明月現在還保存著一張初中英語老師寫給她的紙條,“不知道上天怎麼安排,給了你這麼好的名字,你的光輝讓所有男生都黯然失色。”那是中考結束離校時,老師買了一件衣服送她,這張紙條就裝在衣服袋子里。
  高中的時候,她也遇到許多好老師。語文老師是一個很嚴肅的人,有一天她從教室里把張明月叫出來,“突然從背後拿出兩個鴨蛋給我”。眾多老師的關懷,“讓我在一種積極向上的環境里長大”,也讓張明月更加刻苦學習。
  張明月前兩次高考都考上了全國重點大學,但由於跟心儀的大學失之交臂,而且也想在離家更近的北京上學以便更好地照顧父親,所以都選擇了復讀。
  第三次高考結束時,爸爸遭遇了車禍,那年張明月被北航錄取了,她決定就讀。“我要在大學裡面再努力,往更高的方向走,這樣才能改變自己和家庭的命運。”
  照顧車禍後的爸爸的那段時間,許多好心人發起捐款幫助父女倆。其中有位年近八旬的老奶奶,一路打聽找到了張明月,掏出兩張用手絹包著的100元錢,對她說,“閨女,不管有多艱難,一定要去上學!”張明月說自己很感謝那些給予自己關懷的人,“我要努力,去回報幫助我的那些人。”
  上了大學後,張明月在學習上一如既往的踏實、認真。教學樓晚上12點關門,她許多時候都是“快關門的那一刻飛奔出去,跑回宿舍。”本科四年成績始終是年級前三名,並被保送研究生。她還組織同學去敬老院、農民工子弟學校做志願者,傳遞愛心。
  過去的張明月是一個不太擅長表達的內向女孩,“有事情憋在心裡,比較自卑,”上大學後她有意識地參加各種活動鍛煉自己,去改變這種狀況,“我沒有停止過努力,回頭看看覺得沒有虛度,感覺一天會比一天好。”
  “寬敞明亮的房間里,一個小姑娘用一根毛筆,把一面面空白的牆壁裝點得溫馨獨特;身後小寶寶在媽媽懷裡目不轉睛地看著,明亮的眼神充滿天真……”這是張明月的一幅繪畫作品。成立一個工作室,把爸爸接到身邊照顧,這是張明月對未來的期待。現在的她,正向著這個目標努力前進。  (原標題:張明月:努力是為了回報幫助過自己的人)
創作者介紹

克萊斯勒

ab00abzcr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